• 李俊峰:不看好“嘉兴模式” 层层...

    中国嘉兴,一个被称为“中国光伏城”的近15平方公里产业园区,曾因国家能源局的大力推崇而被视为分布式光伏的标杆。然而,尽管有“嘉兴模式”的指引,分布式光伏的春天却依然迟迟没有到来。
    1月15日,在绿色和平举办的关于农村分布式光伏的研讨会上,一向“敢于说话”的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与国际合作研究中心主任李俊峰更是直言不讳,“我特别不看好能源局推崇的‘嘉兴模式’”,李俊峰表示,这是在国家补贴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若干层次的补贴,烧钱式高补贴维系的“面子工程”难以持续。
     “嘉兴模式”的补贴代价
    所谓的“嘉兴模式”,即是集光伏装备产业基地、光伏产业技术与体制创新、光伏发电集中连片开发的商业模式创新、适应分布式能源的区域电网建设和政策集成支持体系创新“五位一体”的创新综合试点,由“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统一管理”。
    去年7月,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到嘉兴调研时指出,“分布式光伏发电的系统共性难题,很多在嘉兴得到突破,并已经看到实际效果,嘉兴经验可复制可推广。”同年8月,能源局在嘉兴召开全国分布式光伏发电现场交流会。一时间,光伏行业掀起了一股学习“嘉兴模式”的热潮。
    然而,“嘉兴模式”表面上看风生水起,背后实则要靠层层高额补贴去维系。在2013年,嘉兴光伏产业园出台的一则关于个人分布式光伏电站的补贴方案曾在业内掀起了轩然大波。根据这个方案,产业园区内建成的个人分布式光伏项目将获得园区给予的2.8元/度补贴。
    根据嘉兴出台的光伏产业发展规划,到2020年,嘉兴将形成千亿光伏产业目标,在这背后,“烧钱”式的补贴成了最为强劲的驱动力,这样的“土豪”举动让其他省份瞠目结舌。但如此短视趋利的投机也引起了业内质疑。
    对于这样一个需要高补贴维系的“面子工程”,李俊峰显然并不认可,“我特别不看好的能源局推崇的所谓的‘嘉兴模式’,大家一块补,我知道我补得不对,省里补了一点,地区补一点,开发区再去补一点,大家知道补多少吗?”李俊峰给华夏能源网研究员吴可仲算了一笔账:国家补4毛2,地方三级政府加上开发区又补4毛多,补了8毛多钱,“这是增加了若干层次的补贴”。
    提及分布式光伏的发展,李俊峰强调,要吸取之前能源工作中的失败教训,“比方说我们的沼气,每年国家从几千万然后到几个亿,然后到几十个亿,然后每年说我们搞了多少个沼气池,但是每年都要继续拿财政的补贴,没有财政补贴我们没有办法进行下去,这就是这么一个结局。”
    还原分布式光伏商品属性
    既然高补贴不是长久之计,那分布式光伏的出路在哪里呢?
    李俊峰认为,在推行分布式光伏的时候,必须要解决这样一个难题,就是要让分布式的上网电价符合一个商品的基本属性。只有在有合理的投资回报的条件下,分布式光伏才会有人愿意投资,才会获得良性发展。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政府和财政部门,包括我现在在的国家发改部门、能源部门,观念根本没有转变,任何一个技术的推广,你首先必须把它看成一个商品,政府可以不赚钱,但是做这个事情的人必须赚钱,如果做这个事情的人都不赚钱,那是没有办法持续的。”
    那分布式光伏在什么条件下赚钱呢?李俊峰认为,分布式光伏的融资成本高,运行维护费用高,项目开发费用高,管理费用高,大概要高10%~20%。因此,它的上网电价算下来仍然不低于并网的大型电站。如果在浙江那个地方收一块钱的上网电价,分布式应该是一块二到一块五左右,这是比较合理的。
        “在农村中发展分布式是最有前景的”,李俊峰表示,农村里面有比较多的空闲面积可以用来搞分布式。李俊峰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国家规定的一块钱,再按照上述设计的电价方案(即再加上20%,一块二一度电),一家如果装4个千瓦的太阳能,大概能发5千度电,6000块钱,至少可以有1200到1500块钱的纯利润。
    “所以说我们应该考虑在下一个五年计划里面大力地去推动农村的分布式的发展。这样做下来,我们远远用低于在西部大规模发展光伏电站的代价,大大低于那个代价,可以以更大的规模来发展我们的光伏”,李俊峰说道。

    Read More...
  • 第八届世界未来能源峰会强调能...

    第八届世界未来能源峰会暨“阿布扎比可持续发展周”19日在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国家展览中心拉开帷幕,与会代表强调在油价波动背景下应大力推动能源结构多元化。
    阿联酋国务部长兼阿布扎比马斯达尔集团执行总裁苏尔坦·艾哈迈德·贾比尔在致辞中强调,国际市场油价的突然下跌将清洁能源置于各国政府未来一段时间的战略选择前沿,人们有机会重新考虑全球能源结构,并向着多元化和清洁组合的方向发展。
    他说,2014年国际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增长了约16%,达到3100亿美元;目前世界每年通过可再生能源生产的电能超过100兆瓦。
    贾比尔说,随着清洁能源发电成本的进一步下降,清洁能源已成为传统能源强有力的竞争者。
    以特邀嘉宾身份出席开幕式的埃及总统塞西在致辞中强调,世界未来能源峰会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平台,与会者通过这个平台讨论和研究能源、水资源和可持续发展领域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塞西说,在过去四十年间全球能源消耗率增长了一倍,预计到2050年全球对能源的需求还将在现有基础上翻番。
    本届峰会共吸引了来自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与会。阿联酋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阿布扎比王储兼阿联酋武装部队副总司令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等众多国际政要、政府部长或代表、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知名专家学者出席了当天的开幕式。开幕式上,阿布扎比王储,迪拜酋长和埃及总统共同为获得2014年度谢赫扎耶德未来能源奖的单位和个人颁发了奖状。
    第八届世界未来能源峰会和“阿布扎比可持续发展周”被认为是中东地区涉及能源安全、水资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的最大平台,预计将吸引超过3.2万名与会者和参观者。

    Read More...
  • 20家多晶硅和组件企业2014年产...

    1月15日,德国莱茵TÜV光伏峰会在常州顺利召开。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勃华在介绍2014年我国光伏行业的发展情况时指出,骨干企业出货质量高,部分企业产能利用率达到85%以上,盈利情况趋好。多晶硅、硅片、电池最近扩产较少,组件扩产相对较多;技术进步带来产能提升,利润提高促进科研投入,光伏企业发展逐步形成良性循环。
    数据显示,2014年,包括江苏中能、特变电工、洛阳中硅、大全新能源、宜昌南玻、神州硅业、亚洲硅业、四川瑞能、内蒙晶阳、盾安光伏在内的十家主要多晶硅企业总产能达到132,500吨,总产量达到121,500吨。
    组件环节,天合、英利、晶科、阿特斯、晶澳、韩华、昱辉、海润、中利腾晖、正泰等十家企业的总产能达到23,750MW,总产量达到19,960MW。
     
    王勃华表示,2014年我国多晶硅产量达到13万吨,进口总量10万吨。开工的企业逐渐增多,恢复到18家左右。开工企业的产能达到了15.6万吨。2014年中国多晶硅产量达到全球产量的43%。
    2014年1-11月,我国硅片出口总额为20亿美元。其中,多晶硅片出口总额约为11.93亿美元,单晶硅片出口总额约为8.12亿美元。硅片主要出口区域为中国台湾、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日本,占比93%。2014年产量预计将会达到50GW,达到全球产量的76%。
    电池片的生产制造集中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东南亚,生产规模持续扩大。多晶电池仍为主流,产业集中度逐步提升。
    我国组件产品出口占比近60%,主要销往日本、欧洲及美国。在通过《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的57家组件企业中,产能在200-500MW的企业产能利用率72%;产能在500MW以上的企业产能利用率80.85%,前15家平均产能利用率达到85%以上。
    2014年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12GW,分布式2GW
    根据有关部门的统计,2014年1-11月份,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4.62GW,其中,地面电站3.15GW,分布式电站1.47GW。
    “据各地能源主管部门和电网企业的反映,由于承接备案管理及规模管理前后衔接方面的问题,部分省份年度计划下达比较晚,所以2014年年底出现集中建成并网的现象。”王勃华预测2014年全年新增光伏发电并网容量可以达到12GW,其中,新增地面电站并网容量10GW,新增分布式电站并网容量2GW。
    较能源局年初规划的全年光伏并网总量14GW,地面和分布式电站分别达到5.6GW和8.4GW的装机目标,分布式电站并网容量有了很大的缩水。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4年新增的12GW并网容量中,2013年的存量光伏电站占比约50%。”王勃华指出。
     

    Read More...
  •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

    尊敬的社会各界朋友:
    2014已成为过去,2015已经到来,值此辞旧迎新之际,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全体人员在此向您致以诚挚的问候!在您的大力支持下,在社会各界朋友的帮助下,我协会在2014年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
    协会今天的进步与大家的支持分不开,明天的发展更需要大家的关心。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将以更积极的姿态用勤恳的工作回报您的信任与厚爱。
    附上我协会2014年工作概况和2015年工作计划(点击下载),供您参考。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
                                                         二〇一五年一月

    Read More...
  • 李俊峰:突破新能源发展 空间与...

    2014年财经年会于2014年11月26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正式召开。2014年,全球经济仍处于危机后的温和复苏期,新一轮经济周期起点已经来临。难题诸多,然再一次有望进入螺旋式缓慢上升阶段。错综复杂的全球经济局势和格局,对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增多。如何未雨绸缪,既着眼于大局又尽早防范各类风险隐患成为关键。本届年会主题为“2015:预测与战略”。 夜话二:突破新能源发展之瓶颈,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出席了会议并做了主题演讲。
    李俊峰表示:我们特别喜欢自我表扬,节能占了全球58%,新能源占了全球的37%,但是雾霾还在我们的头上,反正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看不到路,看不到天,最大的问题在于机制。能源局很努力,能源局今年为光伏发了十来个文件,都不管用。那就是文件是不管用的,你体制机制不解决问题是没有办法的,这得从机制上找根源。
    以下为演讲全文:
    李俊峰:其实这个问题比较简单,刚才主持人说了很多数据,我们特别喜欢自我表扬,节能占了全球58%,新能源占了全球的37%,但是雾霾还在我们的头上,反正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看不到路,看不到天,最大的问题在于机制。如果天天说话,天天发文件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们天天印文件就是了。你刚刚说的这个数据很有意思,国家在年初的时候就说过,光伏要搞到1400万千瓦,600万千瓦的地面电站,800万千瓦的分布式电站,结果现在是11月26号了,到今年年底还有35天的时间,我估计肯定完不成这样的指标。能源局很努力,能源局今年为光伏发了十来个文件,都不管用。那就是文件是不管用的,你体制机制不解决问题是没有办法的,这得从机制上找根源。
    就像我们的雾霾是一样的,大家天天在吵,北京需要风,还有一大堆问题。我说这有什么好吵的啊?要不然就忍着,要不然就改变,现在找其他原因是不行的,我们不能让老天天天刮风,也不能把北京班到海边去,也不能把北京搬东京去。刚才有一位朋友在网上发帖子,说广东就比北京好,这是当然的了,广东省煤炭消费比例不到45%,京津冀超过80%,北京周围都是欧一、欧二标准的,是这么个比例。瓶颈也在这里,化石能源没有给非化石能源留出发展空间来,这是我们中国最大的瓶颈。德国人去年装了3700万千瓦光伏,3600万千瓦风电,相当于德国人人均一个千瓦。发电量占到他20%几了,总的发电量我们才不到3%,我们就开始起风起光了,说我们消纳不了,没办法消纳。德国人消纳了七千多万瓦的太阳能风能,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我们电网庞大的程度接近德国8倍,我们都消纳不了?
    包括能源局最近刚刚公布的《能源战略行动计划方案》,里面有一堆数罗列起来,很好笑。说非化石能源到2020年15%,天然气不少于10%,煤炭不少于62%,这加起来已经是78%了,给石油量给到13%,我们正常的话都是18%-19%的水平,我们很多人是不可能开车的,到2020年车也不会全是电动的,所以烧油是必须的。今天雾霾来了北京说要限单双号了,在座90%的人会反对。所以说空间是最大的问题,机制是最大的问题,别的都好办。
    我补充一下,这两个事挺好玩的,因为要做一些功课到这儿来。日本最后一座新建煤电厂是1996年,美国最后一座新建煤电厂是46年前,我们现在说要大量建设燃煤电厂,我们煤还不够,这就是空间问题。大家都想日本核事故之后会建煤电厂,没有,人家最后一座是1996年的。

    Read More...
  

项目咨询

 

交流平台

 
 

政策法规

 
 

行业百科

 
 

出版物

 
 

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