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伏产业正成南疆四地州发展主...

    光伏产业正日渐成为南疆四地州希望大力发展的能源产业。但受困于消纳和不尽合理的指标分配,其发展路途依然困难重重。
    从乌鲁木齐出发,向西南飞越天山山脉,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航程,到达阿克苏地区。这里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塔里木河上游,属于南疆四地州区域。
    除了瓜果等农副产品在国内持有盛名外,该地区丰富的光照资源日渐被各大电力企业、光伏开发商等看重。“今年年初开始,阿克苏地区委托专业机构做了一个专门的光伏规划,2014年和2015年就规划了70万千瓦的装机容量。”阿克苏地区发改委主任俞红梅对记者说,“今后还将逐年推进阿克苏地区光伏产业的发展。”
    按照规划,阿克苏地区在柯坪县、乌什县和阿瓦提县布局太阳能产业园区,在沙雅县和新和县适度布局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
    相比较于北疆,南疆四地州自然气候条件更为恶劣,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煤炭、油气、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程度也并不高。如今,光伏产业正日渐成为南疆四地州希望大力发展的能源产业之一。阿克苏地区的光伏产业园,只是南疆四地州光伏发展的一个缩影。
    据俞红梅介绍,仅在阿克苏地区,投资和建设光伏电站的企业已多达几十家。五大电力公司、中广核、中节能等央企,以及各大民营光伏企业都已在此扎根立项。
    下一个光伏热土
    新疆南疆四地州指的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阿克苏、和田、喀什地区,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西南部、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边缘。
    据气候资料显示,该地区太阳能资源丰富,太阳辐射数据相对稳定,年总辐射量多稳定在1550kWh/m2至2050kWh/m2,根据《太阳能资源评估方法》,南疆四地州属于Ⅱ类-Ⅰ类区,是我国太阳能资源很丰富以及最丰富带。
    “南疆四地州的5年平均有效利用小时数在1230小时至1300小时之间。”中电投集团新疆能源化工南疆分公司总经理岳志贤对记者说,“光照资源仅次于哈密地区。”
    正是看中这一光照条件,中电投新疆能源化工公司早在2010年,就开始进入阿克苏地区,准备开发光伏电站。
    “除了光照资源外,南疆四地州多为广阔的戈壁荒滩,土地成本相对低,这为大力发展光伏产业提供了必备的条件。”岳志贤表示。而随着哈密等太阳能资源Ⅰ类区的逐渐被开发,光伏企业正在将目标转向南疆四地州地区。
    在国家政策层面上,国家能源局也认识到南疆四地州发展光伏的优势,在对新疆自治区下达光伏指标时,将南疆四地州地区单独列出,给予单独指标。
    2014年7月,国家能源局专门组织国家电网[微博]公司、新疆电力设计院等数十家单位领导和专家,召开了南疆四地州光伏规划评审会议。在此次会议上,由新疆电力设计院编制完成的南疆四地州光伏发电规划报告历经6个月,经过多次修编,最终顺利通过国家能源局的审查。
    根据该份《南疆四地州光伏发电规划报告》,截至2013年底,南疆四地州已建成投运光伏容量85万千瓦,在建的光伏项目容量为15万千瓦。按照规划,考虑到光伏发电就地消纳原则,2014-2015年,南疆四地州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合计达到140万千瓦,2016-2020年,新增光伏容量为300万千瓦,2020年底达到540万千瓦。
    南疆四地州2014年和2015年的光伏发电项目指标均为70万千瓦,其中喀什地区为2014年22万千瓦,2015年23万千瓦;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2014年为18万千瓦,2015年12万千瓦;和田地区,2014年7万千瓦,2015年13千瓦;阿克苏地区,2014年23万千瓦,2015年22万千瓦。
    值得一提的是,与此相对应的,除去为哈密到郑州±800千伏直流特高压配备的地面光伏电站额度,今年新疆发改委下发2014年除南疆四地州以外的其他八个地区的光伏电站计划,也只有65万千瓦。
    更为利好的消息是,2014年10月,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增加新疆自治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014年-2015年光伏发电年度建设规模通知》,通知提出将增加新疆自治区2014年光伏发电建设规模70万千瓦,增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014年光伏发电建设规模30万千瓦。而此通知中新增规模专项明确了要用于南疆地区光伏发电建设。
    争夺的指标
    虽然国家能源局在南疆四地州光伏产业的发展上,给予了单独指标,但实际上,这一指标远远不能满足光伏企业的渴求。
    “我们地方政府、来南疆的光伏企业,对光伏的积极性都非常高,但是所给的指标就这么多。”俞红梅对记者表示。
    因为要考虑到光伏发电消纳的问题,南疆四地州光伏指标并不能随意释放。目前为止,南疆四地州的光伏发电还以本地消纳为主。由于本地消纳能力有限,过多开发光伏电站,容易造成窝电。
    另一方面,由于送出线路的建设速度滞后于电站的发展速度,也影响了光伏的开发建设。据记者了解,南疆四地州不少前期开发的光伏电站,都是由电站开发商自建线路,自行解决电力输送问题。在南疆750千伏外送电网尚未建成投运的情况下,光伏指标难以增加。
    对于指标竞争的激烈程度,中电投集团新疆能源化工南疆分公司深有体会。据岳忠贤介绍,在2014年-2015年南疆四地州规划的140万千瓦光伏指标中,其公司目前只拿到了7万千瓦,这大大低于其希望拿到的指标额度。
    中电投集团新疆能源化工南疆分公司最早开发的南疆四地州光伏项目位于阿克苏地区的柯坪县光伏产业园内。柯坪县光伏产业园建设占地约25平方公里,规划总容量120万千瓦。园区一期规划为20万千瓦,截至2013年,产业园已完成投资7.5亿元,建成6万千瓦装机规模。
    柯坪县副县长颜画向记者坦承:“希望拿到该产业园区光伏指标的企业就非常多,有国企,也有民企,如何更好的分配指标,确实存在压力。”
    根据光伏电站项目管理办法,国家能源局根据各地区情况制定下达相应的光伏开发指标,下发给省、自治区,省、自治区根据下辖各区市的情况下发指标,地区再按照所获得的指标分配给希望开发建设的企业,并将分配结果上报省、自治区备案。
    据记者调查发现,这一管理办法大大提高了光伏项目的开发灵活度,但由于加大了各个光伏电站所在地区政府的权利,存在指标分配不尽合理的现象。
    诸如五大电力公司等多家大型电力企业对记者表示,其有意在南疆四地州地区大力发展光伏产业,但由于所获得的指标不能满足预期,因此不能大幅投入资金以及培养和下派电力管理人员。“如果能集中给予十几万千瓦的指标,那我们就愿意集中投入资金,同时培养人员,也更便于管理。”某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电力企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南疆四地州地理位置特殊,属于特殊的贫困经济区域。据记者了解,五大电力、中广核、中节能等央企,对于该地区的贫困帮扶工作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力度,但在当地获得的光伏指标结果令他们较为失望。
    另一方面,由于指标分散给各个企业,拿到指标的企业资质良莠不齐。据了解,光伏电站转卖指标的现象并不少见。记者调查发现,南疆四地州中不少光伏园区内的光伏电站,已经易主多次。
    有的企业会与其他合作伙伴分享指标,合作开发和运营;有的企业在建设完成整个光伏项目后,不希望进行后期运营和管理而出手转卖;但不少企业拿到指标后,并不具备开发和建设电站的能力,只为了倒手高价转卖指标。
    “一些拿到指标的却没有能力建设;一些拿不到指标的企业,迫于发展的需要,不得不买。”江山控股公司执行董事刘文平对记者说,“问题在于‘卖指标’的这类企业中为什么能获得指标?”
    据记者了解,转卖指标的企业中不乏光伏组件制造商,这类企业往往是为了销售自己的组件产品。电站建设完成,却并不想投入更多的人力成本在这些偏远的地区来运行电站,所以选择出售。但问题在于,由于“自产自销”,建完即售,光伏组件的质量难以保证。
    上述多家电力企业对记者表示:“希望提高开发光伏电站企业的准入门槛,国家、地方政府在分配指标上向技术成熟、资金雄厚、管理先进的企业倾斜。”
    2014年10月底,国家能源局连续下发《关于规范光伏电站投资开发秩序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光伏电站建设与运行管理工作的通知》和《关于开展新建电源项目投资开发秩序专项监管工作的通知》,指出在项目投资开发环节也出现了资源配置不公正、管理不规范和不同程度的投机获利现象,要杜绝投资开发中的投机行为,保持光伏电站建设规范有序进行。
    “问题在于,仅仅通过国家能源局下发的这些通知,仍旧难以禁止这些现象。”多位人士向记者表示出担忧。

    Read More...
  • 2014年1-11月份电力运行简况风...

    截至11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装机容量12.84亿千瓦,同比增长8.8%。其中,水电2.59亿千瓦,火电8.97亿千瓦,核电1878万千瓦,并网风电8931万千瓦。
     
    1-11月份,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风电厂发电量137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0.0%,增幅比上年同期降低29.2个百分点;在风电装机容量超过500万千瓦的省份中,甘肃和内蒙古同比分别下降6.3%和1.7%,内蒙古风电发电量占全区发电量的9.4%。11月份,全国风电发电量15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2.2%,环比增长10.6%。
    分类型看,1-11月份,全国水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3394小时,同比提高300小时;在水电装机容量超过1000万千瓦的7个省份中,青海、云南同比分别下降327小时、184小时,贵州、广西、湖北和四川同比分别提高1211小时、881小时、511小时和361小时。全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4272小时,同比下降262小时,降幅比1-10月份扩大27小时;宁夏和海南达到5582小时和5233小时,青海、新疆、陕西、河北、天津、江苏超过4700小时;云南、四川火电设备利用小时低于3200小时,其中云南仅有2357小时;与上年同期相比,共有21个省份火电利用小时同比下降,其中,贵州、重庆分别下降1153小时、1038小时。全国核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6795小时,同比下降400小时。全国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1685小时,同比下降204小时;分省来看,全国仅有重庆、四川和陕西的风电设备利用小时同比提高,在风电小时同比下降的省份中,青海、新疆同比分别下降1186小时和469小时。
    1-11月份,全国基建新增发电生产能力6706万千瓦,比上年同期少投产225万千瓦;其中,水电1821万千瓦、火电3405万千瓦,核电329万千瓦、风电93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221万千瓦;水电、太阳能发电分别比上年同期少投产650和182万千瓦;火电、核电、风电分别比上年同期多投产449、109和49万千瓦。11月份新投产重点电源项目有:三峡呼和浩特抽水蓄能电站一台30万千瓦水电机组、国投四川锦屏二级电站1台60万千瓦水电机组、贵州盘县电厂一台单机66万千瓦火电机组、国投新疆哈密电厂一台66万千瓦火电机组、大唐北京高井燃气热电联产项目二套(138万千瓦),以及华电和甘肃电投分别在甘肃新投产风电项目20万千瓦。

    Read More...
  • 匆匆这一年 看2014世界新能源...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转眼间2014年就走到了终点。在这一年间,国际新能源汽车领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这个华丽的舞台上,“演员”相继登台,合力上演了一幕幕悲喜剧。
    燃料电池车大幕拉起
    如果说,燃料电池车领域2013年的热门话题是三大联盟(丰田与宝马、戴姆勒与福特及日产、本田与通用)热闹登场,那么2014年11月18日丰田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于12月15日开始销售燃料电池车Mirai,无疑掀起了一轮新的舆论热潮。
    丰田副社长加藤光久称:“Mirai超越普锐斯,拉开了进一步革新的序幕。如果氢能源在世界上被广泛应用,势必会改变社会形态。”Mirai售价为723.6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7.4万元),利用日本经济产业省提供的202万日元购车补贴,消费者实际需要支付520万日元左右。与日本国内的燃油车和混合动力车相比,这个价格显得有点高,但与此前动辄上亿日元的成本相比,应该说丰田已经尽力压低了价格。
    由于日本汽车市场近年来逐渐萎靡,无论是燃油车,还是混合动力车,日系车企都在很大程度上将其销量的希望寄托在美国市场身上,新推出的燃料电池车也无例外。另外,从基础设施加氢站的角度考虑,除了日本本土市场外,美国,尤其是加氢站相对较多的加州,显然是Mirai的首选地。加州要求车企在当地销售的新车中,必须有一定比例的零排放车辆。目前丰田依靠普锐斯混动车可以达到要求,但加州计划2017年左右将混动车排除在零排放车辆阵营之外,这样一来,丰田要达到要求就会变得很困难,需要从现在开始积极准备。丰田相关人士也透露,丰田宣布的美国销量目标“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满足零排放车辆法规的要求”。
    与丰田相比,或许是受到屡次召回的影响,本田稍显谨慎,且将其燃料电池车的上市时间由原来的“2015年以内”(截至2015年12月底)改成了“2015财年以内”(截至2016年3月底)。
    在2014年洛杉矶车展上,大众汽车集团带来了三款燃料电池车,分别是大众高尔夫Hymotion燃料电池车、大众帕萨特Hymotion燃料电池车、奥迪A7h-tron概念车。以上三款车型采用的是大众自主研发的第四代燃料电池组,而奥迪高管乌尔里希·哈肯伯格博士透露,大众汽车集团已经开始着手研发第五代燃料电池技术,并预计新技术将于2015年年底能够逐渐成熟。
    但凡一种新技术出现,总是免不了口舌之争。与丰田、本田不同,依靠聆风大步前行的日产更为看重纯电动汽车,毕竟“孩子还是自家的好”。日产副董事长志贺俊之认为,燃料电池车仍处于发展初期,加氢站的建设成本是一大障碍,对于消费者来说,纯电动汽车更为“经济可行”,政府的支持力度也很大。
    当然,受限于加氢站、制氢技术等因素,燃料电池车真正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至于纯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车,谁才是最后的赢家,这要交给时间来回答。
    插电式混动车欧系车企的抉择
    如果说2013年宝马i3的上市,代表了欧系车企在电动汽车领域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2014年则是欧系车企大爆发,集中“抢镜”的一年,且将发展方向聚焦在了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技术上。
    宝马i3是宝马电动汽车子品牌i的首款车型,含有纯电动版和增程版。第二款车型宝马i8则只有插电式混合动力版。至于第三款车型,日前有海外媒体称,宝马将基于5系长轴距版打造一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剑指特斯拉ModelS,可能命名为i5或i7,有望2018年上市。与此同时,宝马高管否认了关于宝马将推i5燃料电池车的传闻。
    大众汽车集团手笔更大,且将目标对准了中国。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海兹曼认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在中国的潜力很大,被大众定位为中国新能源汽车战略短期和中期发展的关键。海兹曼介绍称,到2018年,大众将向中国提供超过20款新能源汽车,其中大多数车型为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涉及多个品牌。
    戴姆勒也对插电式混动技术情有独钟,奔驰研发负责人托马斯·韦伯声称:“我们每一款量产车型都将有一个插电式混动版本。”戴姆勒计划到2017年推出10款新的插电式混动车型。
    在欧洲的电动汽车销量排行榜中,沃尔沃V60插电式混合动力车也算是名列前茅。沃尔沃还专为中国打造了S60L插电式混合动力车,该车将于2015年上半年在成都投产并投放市场。沃尔沃汽车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CEO拉尔斯·邓认为,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插电式混动车将是新能源汽车的主流,因为其技术已经相当成熟。
    与纯电动汽车相比,插电式混动车看起来更能让消费者放心。有海外媒体针对插电式混动技术和纯电动技术进行了市场问卷调查,大部分受访者表示,在速度和长时间驾驶方面,插电式混动汽车技术相对成熟,续驶里程方面也更可靠。当然,目前占据欧洲电动汽车销量排行榜首位的还是纯电动汽车日产聆风,欧系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是被牢牢压制,还是“后来者居上”,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海外并购潮
    “来而不往非礼也”。在海外车企大举进攻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同时,中国车企也开始走出国门,争夺海外市场,闹得沸沸扬扬、一波三折的菲斯科竞购案就是其中一例。
    菲斯科是一家与特斯拉齐名的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但与特斯拉的成功不同,菲斯科的路走得很不顺,是一个失败的案例。高层管理人员频繁变动、两次卡玛电动汽车自燃事件、两次召回、裁员、创始人离职等一系列事件频出,最终将菲斯科推向破产的深渊。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车企吉利、东风都曾是菲斯科潜在的热门买家,之后又相继放弃,最后菲斯科戏剧性地落到万向手中。
    2014年2月15日,菲斯科发布公告称,中国万向集团出价1.492亿美元购买其资产,在买家中出价最高,赢得拍卖。2月18日,负责监督菲斯科破产案的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破产法院法官凯文·格罗斯在召开听证会后表示,批准万向收购菲斯科资产。万向在收购菲斯科之后决定将该品牌重新推向市场,并计划复产卡玛电动汽车。2014年6月,万向从莱顿能源公司手中购买了新的电池技术,用于万向未来的电动汽车项目。据莱顿能源公司发言人杰夫·卡森介绍,这笔交易包含20多项技术专利及部分员工,这些员工将加入到A123位于马萨诸塞州的研究机构中,莱顿能源公司的“钛酸锂和非易燃电解液技术”能够实现快速充放电,这些技术可被用于车用电池。
    吉利也是一家很有想法的中国车企。继2013年将英国伦敦标志性黑色出租车生产商锰铜控股公司纳入旗下后,2014年2月,吉利与英国电动汽车制造商Emerald汽车公司签署协议,将后者收入囊中。吉利的想法是,将这两家公司的研发团队合并在一起,从事新能源汽车方面的开发工作。
    电气化浪潮波及新兴市场
    纵观2014年全球各国的新能源汽车相关政策,一个很显著的变化是,一些新兴市场,如印度、土耳其、菲律宾、泰国、尼泊尔等国,也计划出台或相继出台了各种扶持环保车的相关政策。不管是出于环保考虑,还是出于能源问题考虑,亦或是受其他国家影响,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电气化交通浪潮正在全球蔓延。
    2014年夏季,伊朗工矿商业部副部长瓦里奥拉·阿克哈密·雷德宣布,伊朗政府免除电动汽车及排量2.5升以下混合动力车的进口关税。这是伊朗首次针对电动汽车及混合动力车减免关税。与伊朗采取类似做法的还有俄罗斯、哥伦比亚等国。从2014年2月1日到2015年12月31日,俄罗斯及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三国的电动汽车进口关税从19%降至零。在哥伦比亚,自2014年起3年内,政府对配额内的清洁能源汽车进口执行0~5%的优惠关税税率。其中,电动汽车年进口配额为750辆,关税为零;3.0升以下混合动力车年进口配额为750辆,关税税率为5%。除上述配额内的关税优惠外,还将电动汽车、混合动力车、天然气车的车架进口关税税率调低至5%。
    补贴方面,2014年8月,印度政府宣布计划为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车提供补贴,印度重工业部向财政部提交方案,该补贴计划预计耗资140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37亿元)。
    另一方面,泰国的第二期环保车项目已经开始启动,对满足一定条件的环保车生产厂商实行减免企业所得税、关税等税收的优惠政策。与其他国家针对环保车提供购置补贴、消费税减免等措施不同的是,泰国的环保车政策针对的是汽车生产企业,重在招商引资。泰国一直希望通过环保车政策,将泰国发展成为汽车生产出口基地,并向国内消费者提供低价、低燃耗、低公害的汽车。

    Read More...
  • 李俊峰:突破新能源发展 空间与...

    2014年财经年会于2014年11月26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正式召开。2014年,全球经济仍处于危机后的温和复苏期,新一轮经济周期起点已经来临。难题诸多,然再一次有望进入螺旋式缓慢上升阶段。错综复杂的全球经济局势和格局,对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增多。如何未雨绸缪,既着眼于大局又尽早防范各类风险隐患成为关键。本届年会主题为“2015:预测与战略”。 夜话二:突破新能源发展之瓶颈,国家应对气侯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出席了会议并做了主题演讲。
    李俊峰表示:我们特别喜欢自我表扬,节能占了全球58%,新能源占了全球的37%,但是雾霾还在我们的头上,反正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看不到路,看不到天,最大的问题在于机制。能源局很努力,能源局今年为光伏发了十来个文件,都不管用。那就是文件是不管用的,你体制机制不解决问题是没有办法的,这得从机制上找根源。
    以下为演讲全文:
    李俊峰:其实这个问题比较简单,刚才主持人说了很多数据,我们特别喜欢自我表扬,节能占了全球58%,新能源占了全球的37%,但是雾霾还在我们的头上,反正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看不到路,看不到天,最大的问题在于机制。如果天天说话,天天发文件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们天天印文件就是了。你刚刚说的这个数据很有意思,国家在年初的时候就说过,光伏要搞到1400万千瓦,600万千瓦的地面电站,800万千瓦的分布式电站,结果现在是11月26号了,到今年年底还有35天的时间,我估计肯定完不成这样的指标。能源局很努力,能源局今年为光伏发了十来个文件,都不管用。那就是文件是不管用的,你体制机制不解决问题是没有办法的,这得从机制上找根源。
    就像我们的雾霾是一样的,大家天天在吵,北京需要风,还有一大堆问题。我说这有什么好吵的啊?要不然就忍着,要不然就改变,现在找其他原因是不行的,我们不能让老天天天刮风,也不能把北京班到海边去,也不能把北京搬东京去。刚才有一位朋友在网上发帖子,说广东就比北京好,这是当然的了,广东省煤炭消费比例不到45%,京津冀超过80%,北京周围都是欧一、欧二标准的,是这么个比例。瓶颈也在这里,化石能源没有给非化石能源留出发展空间来,这是我们中国最大的瓶颈。德国人去年装了3700万千瓦光伏,3600万千瓦风电,相当于德国人人均一个千瓦。发电量占到他20%几了,总的发电量我们才不到3%,我们就开始起风起光了,说我们消纳不了,没办法消纳。德国人消纳了七千多万瓦的太阳能风能,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我们电网庞大的程度接近德国8倍,我们都消纳不了?
    包括能源局最近刚刚公布的《能源战略行动计划方案》,里面有一堆数罗列起来,很好笑。说非化石能源到2020年15%,天然气不少于10%,煤炭不少于62%,这加起来已经是78%了,给石油量给到13%,我们正常的话都是18%-19%的水平,我们很多人是不可能开车的,到2020年车也不会全是电动的,所以烧油是必须的。今天雾霾来了北京说要限单双号了,在座90%的人会反对。所以说空间是最大的问题,机制是最大的问题,别的都好办。
    我补充一下,这两个事挺好玩的,因为要做一些功课到这儿来。日本最后一座新建煤电厂是1996年,美国最后一座新建煤电厂是46年前,我们现在说要大量建设燃煤电厂,我们煤还不够,这就是空间问题。大家都想日本核事故之后会建煤电厂,没有,人家最后一座是1996年的。

    Read More...
  • 专委会正式更名为“中国循环经...

    2013年11月30日,我专委会上级协会“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正式更名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我专委会也随之更名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英文名仍为“Chinese Renewable Energy Industries Association(CREIA)”。

    Read More...
  

项目咨询

 

交流平台

 
 

政策法规

 
 

行业百科

 
 

出版物

 
 

合作机构

 
 

友情链接